景岳全書上 - 1 / 298

中醫大典主要作為學術探討及中醫專業傳習之用。
一般讀者切勿隨意援用,凡有病痛,皆應前往醫療院所就醫投藥。


景岳全書
賈序
屬性:
人情莫不欲壽,恆諱疾而忌醫,孰知延壽之方,匪藥石不為功;得病之由,多半服食不審,致庸醫之誤人,曰藥之不如其勿藥,是由因噎廢食也。原夫天地生物,以好生為心,草木、金石、飛潛、溲渤之類,皆可已病,聽其人之自取。古之聖人,又以天地之心為己心,着為《素問》《難經》,定為君臣佐使方旨,待其人善用之。用之善,出為良醫,藥石方旨,惟吾所使,壽夭榮謝之數,自我操之,如執左券,皆稽古之力也。
庸醫反是,執古方,泥古法,罔然不知病所自起,為表、為裡、為虛、為實,一旦殺人,不知自反,反歸咎于食忌,洗其恥于方冊,此不善學人之過也。故曰:肱三折而成良醫,言有所試也;不三世不服其藥,言有所受之也。假試之知而不行,受之傳而不習,己先病矣,己之不暇,何暇于已人之病?是無怪乎忌醫者之紛紛也。越人張景岳,豪傑士也。
先世以軍功起家,食祿千戶。結髮讀書,不、章句。初學萬人敵,得魚腹八陣不傳之秘,仗策遊俠,往來燕冀間,慨然有封野狼胥、勒燕然之想,榆林、碣石、鳳城、鴨江,足跡幾遍。投筆棄。絶塞失其天險;談兵說劍,壯士遜其顏色。
所遇數奇,未嘗浼首求合也。由是落落難偶,浩然歸里,肆力於軒岐之學,以養其親。遇有危證,世醫拱手,得其一匕,矍然起矣。常出其平生之技,着為醫學全書,凡六十有四卷。
語其徒曰:醫之用藥,猶用兵也。治病如治寇攘,知寇所在,精兵攻之,兵不血刃矣。故所着書,彷彿八陣遺意。古方,經也;新方,權也,經權互用,天下無難事矣。
書既成,限于資,未及流傳而歿,遺草屬諸外孫林君日蔚。蔚載與南遊,初見賞于方伯魯公,捐資付梓。板成北去,得其書者,視為肘後之珍,世罕見之。予生平頗好稽古,猶專意于養生家言,是書誠養生之秘笈也。
惜其流傳不廣,出俸翻刻,公諸宇內。善讀其書者,庶免庸醫誤人之咎,諱疾忌醫者,毋因噎而廢食也可。
時康熙五十年歲次辛卯孟春兩廣運使瀛海賈棠題于羊城官舍之退思堂
范序
屬性:
我皇上禦極五十年,惠政頻施,仁風洋溢,民盡雍熙,物無夭札,固無藉于《靈樞》《素問》之書,而後臻斯世于壽域也。雖然,先文正公有言:不為良相,當為良醫。乃知有聖君不可無良相,而良醫之權又與良相等,醫之一道,又豈可忽乎哉!自軒轅、岐伯而下,代有奇人,惟長沙張仲景為最着。厥後,或劉或李或朱,並能以良醫名,然其得力處,不能不各循一己之見,猶儒者尊陸尊朱,異同之論,紛紛莫一。
越人張景岳,蓋醫而良者也。天分既高,師古復細,是能融會乎百家,而貫通乎諸子者,名其書曰「全」,其自負亦可知矣。他不具論,觀其《逆數》一篇,逆者得陽,順者得陰,降以升為主,此開陰陽之秘,蓋醫而仙者也。世有以仙為醫,而尚不得謂之良哉?而或者曰:醫,生道也;兵,殺機也。
醫以陣名,毋乃不倫乎?不知元氣盛而外邪不能攻,亦由壁壘固而侵劫不能犯也。況兵之虛實成敗,其機在於俄頃;而醫之寒熱攻補,其差不容于毫髮,孰謂醫與兵之不相通哉?若將不得人,是以兵與敵也;醫不得人,是以人試藥也。此又景岳以陣名篇之微意也。是書為謙庵魯方伯任粵時所刻,紙貴五都,求者不易。
轉運使賈君,明於順逆之道,精於升降之理,濟世情殷,重登梨棗。予于庚寅孟冬,奉天子命,帶星就道,未獲觀其告竣。閲兩月,賈君以札見示,《景岳全書》重刻已成,命予作序。余雖不敏,然以先文正公良醫良相之意廣之,安知昔日之張君足為良醫,而異日之賈君不為良相,以佐我皇上萬壽無疆之歷服耶?故為數語以弁卷首。
閩浙制使瀋陽范時崇撰
查序
屬性:
天地之道,不過曰陰與陽,二氣之相宣,而萬物于以發育。人固一物耳,皆秉是氣以生,賦以成形,不能無所疵癘,而況物情之相感,物慾之相攻,此疾疚之所由興,往往至于夭札而莫之拯。有古聖人者起,為斯民憂,調健順之所宜,酌剛柔之所濟,分疏暑寒燥濕之治理,而着之為經,至今讀《靈樞》《素問》諸篇,未嘗不嘆聖人之衛民生者遠也。及覽漢史方技傳,若倉公、扁鵲之流,多傳其治疾之神奇,而其方不着。
洎仲景、立齋、丹溪、東垣輩出,多采其精微,勒為成書,以嬗後世。及諸家踵接,各祖所傳,同途異趨,且致抵牾,即有高識之士,覽之茫無津涯,欲求其會歸,卒未易得也。越人張景岳者,少負經世才,晚專于醫,能決諸家之旨要,乃着集六十有四卷,以集斯道之大成。其甥林汝暉攜之至嶺外,為魯謙庵方伯所賞識,始為之梓行,凡言醫之家,莫不奉為法守。
後其板浸失,賈青南都運復刊之,尋挾以北歸,其行未廣。余族子禮南客粵,以其才鳴于時,而尚義強仁,有古烈士之概。慨是書之不廣暨也,毅然倡其同志諸君,醵金以授梓人,鋟板摹發。會余奉命典試,事竟,禮南從余游,出其書視余,請為弁首。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 協助編修


廣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