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綱目上 - 1 / 528

中醫大典主要作為學術探討及中醫專業傳習之用。
一般讀者切勿隨意援用,凡有病痛,皆應前往醫療院所就醫投藥。


《本草綱目》原序內容:


紀稱:望龍光,知古劍;覘寶氣,辨明珠。故萍實商羊,非天明莫洞。厥後博物稱華,、辨字稱康,析寶玉稱倚頓,亦僅僅晨星耳。楚蘄陽李君東璧,一日過予、山園謁予,留飲數、有《本草綱目》數十卷。
謂予曰:時珍,荊楚鄙人也。幼多羸疾,質成鈍椎;長耽典籍,若、啖蔗飴。遂漁獵群書,蒐羅百氏。凡子、史、經、傳、聲韻、農圃、醫卜、星相、樂府諸家,、稍有得處,輒着數言。
古有《本草》一書,自炎黃及漢、梁、唐、宋,下迨國朝,註解群氏、舊矣。第其中舛謬差訛遺漏,不可枚數。乃敢奮編摩之志,僭纂述之權。歲歷三十稔,書考、八百餘家,稿凡三易。
復者芟之,闕者緝之,訛者繩之。舊本一千五百一十八種,今增藥三、百七十四種,分為一十六部,着成五十二卷。雖非整合,亦粗大備,僭名曰《本草綱目》。
願乞一言,以托不朽。予開卷細玩,每藥標正名為綱,附釋名為目,正始也;次以集解、辨、疑、正誤,詳其土產形狀也;次以氣味、主治、附方,着其體用也。上自墳典,下及傳奇,、凡有相關,靡不備采。如入金谷之園,種色奪目;如登龍君之宮,寶藏悉陳;如對冰壺玉鑒,、毛髮可指數也。
博而不繁,詳而有要,綜核究竟,直窺淵海。茲豈僅以醫書覯哉?實性理之、精微,格物之《通典》,帝王之秘。臣民之重寶也。李君用心嘉惠何勤哉!噫,、玉莫剖,、朱紫相傾,弊也久矣。故辨專車之骨,必俟魯儒;博支機之石,必訪賣卜。
予方着《、州卮、言》,恚博古如《丹鉛卮言》後乏人也,何幸睹茲集哉!茲集也,藏之深山石室無當,盍鍥、之,以共天下後世味《太玄》如子云者。
時萬曆歲庚寅春上元日,、州山人鳳洲王世貞拜撰。

進《本草綱目》疏內容:


湖廣黃州府儒學增廣生員李建元謹奏,為遵奉明例訪書,進獻《本草》以備採擇事。臣、伏讀禮部儀制司勘合一款,恭請聖明敕儒臣開書局纂修正史,移文中外。凡名家着述,有關、國家典章,及紀君臣事蹟,他如天文、樂律、醫術、方技諸書,但成一家名言,可以垂于方、來者,即訪求解送,以備采入《藝文志》。如已刻行者,即刷印一部送部。
或其家自欲進獻、者,聽。奉此。臣故父李時珍,原任楚府奉祠,奉敕進封文林郎、四川蓬溪知縣。生平篤學,、刻意纂修。
曾着《本草》一部,甫及刻成,忽值數盡,撰有遺表,令臣代獻。臣切思之:父、有遺命而子不遵,何以承先志;父有遺書而子不獻,何以應朝命。矧今修史之時,又值取書、之會,臣不揣譾陋,不避斧鉞,謹述故父遺表。臣父時珍,幼多羸疾,長成鈍椎,耽嗜典籍,、若啖蔗飴。
考古證今,奮發編摩,苦志辨疑訂誤,留心纂述諸書。伏念《本草》一書,關係、頗重,註解群氏,謬誤亦多。行年三十,力肆校讎;歷歲七旬,功始成就。野人炙背食芹,、尚欲獻之天子;微臣採珠聚玉,敢不上之明君。
昔炎黃辨百谷,嘗百草,而分彆氣味之良毒;、軒轅師岐伯,遵伯高,而剖析經絡之本標。遂有《神農本草》三卷,《藝文》錄為醫家一經。
及漢末而李當之始加校修,至梁末而陶弘景益以註釋,古藥三百六十五種,以應重卦。唐高、宗命司空李、重修,長史蘇恭表請伏定,增藥一百一十四種。宋太祖命醫官劉翰詳校,宋仁、宗再詔補註,增藥一百種。召醫唐慎微合為《證類》,修補眾本草五百種。
自是人皆指為全、書,醫則目為奧典。夷考其間,、瑕不少。有當析而混者,如葳蕤、女葳,二物而併入一條;、有當並而析者,如南星、虎掌,一物而分為二種。生薑、薯蕷,菜也,而列草品;檳榔、龍、眼,果也,而列木部。
八谷,生民之天也,不能明辨其種類;三菘,日用之蔬也,罔克的別、其名稱。黑豆、赤菽,大小同條;硝石、芒硝,水火混注。以蘭花為蘭草,卷丹為百合,此、寇氏《衍義》之舛謬;謂黃精即鈎吻,旋花即山姜,乃陶氏《別錄》之差訛。酸漿、苦耽,、草菜重出,掌氏之不審;天花、栝蔞,兩處圖形,蘇氏之欠明。
五倍子,構蟲窠也,而認為、木實;大、草,田字草也,而指為浮萍。似茲之類,不可枚陳,略摘一二,以見錯誤。若不、類分品列,何以印定群疑?臣不揣猥愚,僭肆刪述,重複者芟之,遺缺者補之。如磨刀水潦水、桑柴火、艾火、鎖陽、山柰、土茯苓、番木鱉、金柑、樟腦、蝎虎、狗蠅、白蠟、水、蛇、狗寶、秋蟲之類,並今方所用,而古本則無;三七、地羅、九仙子、蜘蛛香、豬腰子勾金皮之類,皆方物土苴,而稗官不載。
今增新藥,凡三百七十四種,類析舊本,分為一十、六部。雖非整合,實亦粗備。有數名或散見各部,總標正名為綱,余各附釋為目,正始也;、次以集解、辨疑、正誤,詳其出產形狀也;次以氣味、主治、附方,着其體用也。上自墳典,、下至傳奇,凡有相關,靡不收採,雖命醫書,實該物理。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 協助編修


廣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