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經釋要 - 1 / 9

中醫大典主要作為學術探討及中醫專業傳習之用。
一般讀者切勿隨意援用,凡有病痛,皆應前往醫療院所就醫投藥。

醫津一筏
一名《內經釋要》
歙縣江之蘭含征著
和縣高思潛考正
吳縣張炳翔叔鵬校錄
--------------------------------------------------------------------------------
治病必求其本
脾喜燥,傷于寒濕則不能消磨水谷,宜術附以溫燥之。然脾陰不足而谷亦不化,又不可以溫燥為治。
有思慮傷脾,脾虛不能統血而矢出者;有思慮傷脾,脾虛不能消谷而作瀉者。此皆以回護中氣為本,勿治其標。
有肺虛不統衛血,血溢妄行,隨氣出於鼻為衄。如動氣在右,汗之令衄是也。脾虛不能行津于三陰,胃虛不能行氣于三陽,氣日以衰,脈道不利,其血悉皆中積,此而欲消,其留瘀當以參耆監之。
胎已數月,忽下血不止,有Y痼害者,當下其Y而胎始安。設不知此,但一味養血安胎,是為Y痼樹幟也,胎可安乎?
劉澹庵曰:下Y安胎,必用驅逐峻劑,雖有故無殞。然不定其虛實而施之,恐非定法也。
火氣逆上是肝腎之陰失其龍雷蟄伏之性而上逆者,至于胃中濕熱下流,又是邪氣乘其木而陰氣反走于上,俾上焦之陽不伸而肺中治節之令不行,故見為鼻塞、胸滿、涎溢、惡寒顫慄之證。又咳嗽煩冤,是腎氣之逆也,其所以上逆之故,亦有此二者虛實之異。推此則治痰莫先於降火,降火之法,亦須識此二者虛實之異。又平脈云:少陰脈不至,腎氣微,少精血,奔氣迫促,上入胸膈。
夫少陰脈不至,是先天元陰元陽受傷。腎者,先天也;脾胃者,後天也。先天既已受傷,則不能生乎後天,故脾胃之陰陽亦傷,不能運化水谷而生濕熱,熱下流則膀胱之氣化不行,濁氣因而上入,濁氣上入,肺氣便壅,脾氣愈滯,於是為痰為飲而腹脹食滯之症形焉。其少陽生發之氣鬱而不得升,為周身刺痛,為嘔逆吐酸。
心主之陽,為濁陰所乘,則為心悸怔忡。是腎之一臟病,而五臟六府皆為之不寧,故養身莫妙于節慾也。若不知此,而但以行痰利氣為治則燥,痰傷其陰,利氣傷其陽,不坐困乎?此又專主腎虛而言也。
心腎不足,小便渾濁,中氣不足,溲便為之變;金衰則水涸,溺色變為黃赤。此皆正氣虛而生邪熱,當推原其本而補之,苟徒執水液渾濁皆屬於火一語而施治,病安能愈?
飲食勞倦,損傷脾胃,始受熱中,末傳寒中,要知始受之熱,因谷氣不得升舉,壅而為熱又火,與元氣不兩立之熱,非實熱也。故在始受之時,已雲勞者溫之,損者溫之矣。病久安得不為寒中耶?東垣謂沖任之火傳之督脈,督脈挾太陽寒氣逆克丙火,似失之鑿。
子母情牽,仇仇肆虐,或勝克乘薄之不一,又本臟本脈其別者,或走他臟他脈,一臟病往往挾他臟而見證者。
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邪乘虛而入,是虛為本邪為標,故去邪不可不加以養正,此一註腳,人所同也。然亦有身體壯盛之人,暴受邪氣,如外感風寒,內傷飲食之類,本氣未必皆虛,受病之後,反顯虛象,若營衛受邪,則屈伸不利,動作衰之;脾胃受邪,則四肢無力,惡食嘔泄之類。此邪氣既湊之後,其氣亦必虛,是虛因邪而顯,邪為本虛為標,斯時但當亟去其邪,而正自復,不必顧慮其虛,用藥牽制,此一註腳,余所獨也。
治病當知標本矣。然猶不可不知標中之標,本中之本,如脾胃虛而生濕熱,是虛為本,濕熱為標也。至濕熱下流膀胱之氣化不利,是濕熱為標氣化不利為標中之標。至氣化不利逆而上行,嗌塞喘逆,又標中標之標也。
推此而逆求之,則本中之本亦可得矣。
陽旺生陰,氣不足亦令人口乾而津液不通。
喘而短氣,須別寒熱虛實,分類治之。至于哮則素有之痰之火,風寒所束而發,但看其人之強弱,用藥輕重可耳。
肺本金寒水冷之臟,然既已汗吐下損津液而成肺痿矣,豈清涼之品所能復其津液乎?此仲景之竟用桂枝人參姜棗所宜詳究也。
火與痰本氣與津液也,無病則為氣與津液,有病則為火為痰。然致病之由,不過內傷外感,有餘不足而已。求其本而治之,則痰消火滅,故曰見痰莫治痰,見熱莫治熱者以此。
內傷外感悉能致勞,苟不察其虛實,但施養陰清熱之套劑,則虛者未必受補,而實者愈實矣。
失血證畢竟屬熱者,多世有用寒涼而反劇者,蓋有氣虛之火,有血虛之火耳。沖氣上逆有上焦之陽不足而陰氣上于者,有下焦之陰不足而陰火上逆者,有脾胃之濕熱下流而肝腎之氣不能固守于下者,俱挾衝脈故耳。
邪火內熾,陽事反痿,苦寒瀉之,陽事勃然,火與真陽勢不兩立,如此世人以助火之劑,冀回真陽,非徒無益,而又害之。
所謂虛風者,似風非風也。然亦有陰陽之別,陰虛是熱則生風,陽虛是陽氣不能衛外。
衛為陽,陽虛不能衛外,故中風。風為陽邪,以類相召故也。但風為陽邪,既中之後,每多顯陽熱之症,此不可不推求其受病之本,而務從事于見病之標也。諸病皆治其本,唯中滿與大小便不利當治其標,以證之危急,不暇為本計也。
余謂果係實證,則不難消導之,通利之治其標可也。若涉虛證,其法可行乎?仍當治其本。
東方常實,有瀉無補,其說有二。一者肝為將軍之官,其性剛勁急速;一者木火同居,風乘火勢,火助風威,皆毋贊其勝也。若言其本,則乙癸同源,養血與滋陰並急。
顛、狂、癇皆主于痰。顛是虛而致痰;狂是實而致痰;癇是風而致痰。虛實風為本,痰為標也。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 協助編修


廣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