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經逢原 - 1 / 96

中醫大典主要作為學術探討及中醫專業傳習之用。
一般讀者切勿隨意援用,凡有病痛,皆應前往醫療院所就醫投藥。


小引內容:


醫之有《本經》也,猶匠氏之有繩墨也。有繩墨而後有規矩,有規矩而後能變通。變通、生乎智巧,又必本諸繩墨也。原夫炎帝《本經》,繩墨之創始也。
《大觀》、《證類》,規、矩之成則也。瀕湖《綱目》,成則中之集大成,未能達乎變通也。譬諸大匠能與人規矩,不、能與人智巧。能以智巧與人達乎變通之道者,黃帝《靈》《素》之文也。
能以炎黃之道隨機、應用,不為繩墨所拘者,漢長沙一人而已。長沙以天縱之能,一脈相承炎黃之道,信手皆繩、墨也。未聞炎黃而外別有繩墨也。嘗思醫林學術,非不代有名人,求其端本澄源,宗乎《本、經》主治者,《玉函金匱》而外未之聞也。
長沙已往,唐逸士《千金方》獨得其髓,其立方、之峻,有過于長沙者,後世末由宗之。以故集本草者,咸以上古逆順反激之用,概置不錄,、專事坦夷,以適時宜。其間瑣瑣,固無足論。即瀕湖之博洽今古者,尚爾捨本逐末,僅以《、本經》主治冠列諸首,以為存羊之意。
惟仲淳繆子開鑿經義,迥出諸方,而于委婉難明處,、則旁引《別錄》等說,疏作經言,朱紫之混,能無戾乎?昔三余喬子有《本經註疏》一冊,、三十五年前于念莪先生齋頭曾一寓目,惜乎,未經刊佈,不可復睹。因不自揣,聊陳鄙見,、略疏《本經》之大義,並系諸家治法,庶使學人左右逢原,不逾炎黃繩墨,足以為上工也。
上工十全六,不能盡起白骨而生之。吾願天下醫師慎勿妄恃己長,以希苟得之利,天下蒼生、確遵有病不治,常得中醫之戒,跳出時師圈繢,何繩墨之可限哉。
康熙乙亥春王石頑張璐書於雋永堂
時年七十有九


水部諸水內容:古人服藥必擇水火,故凡湯液多用新汲井華水,取天真之氣浮于水面也。宜文火、煎成,候溫暖緩服之。《金匱》雲,凡煮藥飲汁以解毒者,雖雲救急,不可熱飲,諸毒病得、熱更甚,宜冷凍飲料之。此言治熱解毒及辛熱藥味,當確遵此例。
一切調補藥,即宜溫飲。苦寒、祛火藥,則宜熱飲,熱因寒用之法也。仲景煎實脾藥,作甘瀾水揚之萬遍,取其流利不助腎、邪也。杓揚百遍名百勞水,取其激揚以除陳積也。
成無己曰:仲景治傷寒瘀熱在裡身黃,麻、黃連翹赤小豆湯,煎用潦水,取其味薄不助濕熱也。以新汲水煮沸如麻,名麻沸湯,取其輕、浮以散結熱也。以水空煎候熟極煮藥,名清漿水,取其下趨不至上湧也。服湧吐藥用齏水,、取其味濁引疾上竄,以吐諸痰飲宿食,酸苦湧泄為陰也。
煎蕩滌邪穢藥,用東流水,《本經、》雲,東流水為雲母石所畏,煉雲母用之。煎利水藥,用急流水,取性走也。煎水逆嘔吐藥。用逆流水,取其上湧痰涎也。煎陽盛陰虛目不得瞑藥,用千里流水,取其性之疾瀉也。
煎、中暑神昏藥,及食楓樹菌笑不止,用地漿水,急掘牆陰地作坎置水,攪澄者是也。取救垂絶之陰也。煎中暑亡汗藥,及霍亂泄利不止,用酸漿水,糯米釀成點乳餅者,或水磨作內點真粉之酸水亦可。取收欲脫之陽也。
黃霉雨水洗瘡疥,滅斑痕。白露雨水洗肌面,減顏、色。秋露質清,止瘧除煩。臘雪氣膻,助陽攝火,治天行時氣瘟疫,解丹毒。
雹水性暴,動風、發癲。夏冰陰凝,發、成痞。柏葉、菖蒲上露並能明目。韭葉上露去白癜風。
凌霄花上露能、損人目。浸藍水解毒殺蟲,誤吞水蛭,腹面黃者,啜此水,蟲下即安。瓶中養花水有毒傷人。臘、梅者尤甚。滷水咸苦大毒,凡蝕、疥癬及毒蟲生子入肉者,涂之即化,但瘡有血者,不可涂、之。
六畜食一合當時死,人亦然。生熟湯入鹽微咸,霍亂者,飲一二升,吐盡痰食即愈。方、諸水,大蚌水也,向月取之,得至陰之精華,故能明目止渴除煩,湯火瘡敷之有效。上池水。竹籬頭上水也,長桑君飲扁鵲能洞鑒臟腑,見垣一方人。
東阿井水煎烏驢皮膠,治逆上之、痰血;青州范公泉造白丸子,利膈化痰。二者皆濟水之分流也。至若古塚廢井、澤中停水山岩泉水有翳,及諸水經宿面有五色者,皆有毒,非但不可服食煎藥,即洗滌亦忌之。


火部諸火內容:北方炊食都用煤火,以地屬坎,足勝其氣,且助命門真火。人食煤火,長氣于陰。膂力強壯。南人食之,多發癰毒。受其毒者,以齏汁解之,然煤火處,置大缸水于旁,則、毒從水解。
南方炊食都用薪火,人食薪火,長氣于陽,氣多輕浮不實,不似北方之稟氣剛勁、也。凡煎補藥,文火緩煎。瀉藥武火急煎。煎膏用桑柴火最良。
抱朴子云:一切神仙藥,不、得桑柴不服。然不若煎收並用文火,則不傷藥性。上古炊食都用燧火,是為陽火。今皆擊石、取火則陰火也,用以炊食猶之可也。
若點艾炷尤非所宜,灸艾宜取太陽真火,否則真麻油燈。艾莖點于炷上,則灸瘡至愈不痛。神針火治寒濕痹、附骨陰疽,凡在筋骨隱痛者針之,火、氣直達病所。燔針即燒針,病在經筋所發諸痹,用之其效最捷。經雲,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度,以痛為愈。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 協助編修


廣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