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病廣要 - 1 / 405

中醫大典主要作為學術探討及中醫專業傳習之用。
一般讀者切勿隨意援用,凡有病痛,皆應前往醫療院所就醫投藥。


外因類中風屬性:


中風之病,《內經》有仆擊偏枯之名,而迨至張夫子,其證始了。金元以降,其說紛拿,張會卿別立非風、一門,然就今考之,實無外于長沙之旨。此集一以定證對方為要,如諸家真類之辨,僅存其梗概而已。
源因總說
中風者,風氣中於人也。風是四時之氣,分佈八方,主長養萬物。從其鄉來者,人中少死、病;不從鄉來者,人中多死病。其為病者,藏於皮膚之間,內不得通,外不得泄。
其入經脈,行于五臟者,各、隨臟腑而生病焉。《病源論》男子則氣引其風,女子則風隨其血,未有不因風而損命。《聖惠方》蓋風性緊暴,善行數變,其中人也卒,其眩人也暈,激人涎浮,昏人神亂,故推為百病長。《三因方》夫中風者,皆因陰陽不調,臟腑氣偏,榮衛失度,氣血錯亂,喜怒過傷,飲啖無節,恣情嗜欲,致于經道、或虛或塞,體虛而腠理不密,風邪之氣乘虛而中人也。《管見大全良方》夫人似乎無恙而卒然中風者,豈一朝一夕之故哉,其受病久矣。蓋肉必先腐也,而後蟲生之,土必先潰也。而後水決之,木必先枯也,而後風摧之。夫物且然,而況於人乎。經曰:邪之所湊,其氣必虛。
風豈能以自、中乎人,亦人之自受乎風耳。使其內氣充足,精神完固,則榮衛調和,腠理緘、密,雖有風,將安入乎。惟其不戒暴怒,不節淫慾,或饑不暇于食,或寒不暇于衣,或嗜酒而好色,或勤勞而、忘身,或當風而沐浴,或大汗而行房,或畏熱而露臥,或冒雨而奔馳。以致真元耗亡,氣血消盡,大經細絡,、積虛彌年。
平時無甚痛苦,而不知榮衛皆空,徒存軀殼。正猶無心之木,將折未折,無基之牆,欲頽未頽。其、勢已不可支,而方且自謂無恙,遂昧而不知戒。一旦為賊風所襲,如劇寇操刃,直入無人之境、勢如破竹,不、移時而皆潰,則杯酒談笑之間,舉步轉移之頃,卒然顛仆,頓為廢人,不亦重可駭哉。
由是觀之,雖由外風之、中,實因內氣之虛也。然人之一身,表裡上下未必皆虛;惟積虛之處,氣多不貫,而勢有偏重,故一為風所入,、而肢體於是乎廢矣。《丹台玉案》。風有內外
人之為病,有外感之風,亦有內生之風。而天人之氣,恆相感召;真邪之動,往往相因。
故無論賊風邪氣從外來者,必先有肝風為之內應;即痰火食氣從內發者,亦必有肝風為之始基。設無肝風,亦、只為他病已耳,寧有卒倒、偏枯、歪僻,牽引等症哉。
夫邪氣所觸者,邪風暴至,真氣反陷,經絡腑臟卒然不得貫通,不相維繫,《內經》所謂邪風之至、疾如、風雨是也。藏邪所發者,藏氣內虛,肝風獨勝,卒然上攻九竅,旁溢四肢,如火之發,如泉之達,而不可驟止。肝象木而應風,而其氣又暴故也。又邪氣所觸者,風自外來,其氣多實;肝病所發者,風從內出,其氣多虛。病虛者氣多脫,病實者氣多閉。
脫者欲其收,不收則死,閉者欲其通,不通亦死。《金匱翼》按:風犯肝經為多,戴原禮有說,見于後五臟諸證條,宜參閲。。論真中類中
人有卒暴僵仆,或偏枯,或四肢不舉,或、不知人,或死,或不死者,世以中風呼之,而方書亦以中風治之。余嘗考諸《內經》,則曰:風者百病之始、也。又曰:風者百病之長也,至其變化,乃為他病,無常方。又曰:風者善行而數變。
又曰:風之傷人也,、或為寒熱,或為熱中,或為寒中,或為癘風,或為偏枯,或為風也。其卒暴僵仆、不知人、四肢不舉者,並、無所論,止有偏枯一語而已。及觀《千金方》引岐伯《金匱要略・中風篇》,知卒暴僵仆、不知人偏枯、四肢不舉等證,固為因風而致者矣。故用大小續命、西州續命、排風、八風等諸湯散治之。
及近代、劉河間、李東垣、朱彥修三子者出,所論始與昔人異矣。三子之論,河間主乎火,東垣主乎氣,彥修主乎濕,、反以風為虛象。殊不知因于風者,真中風也;因于火、因于氣、因于濕者,類中風而非中風也。三子所論者。自是因火、因氣、因濕,而為暴病暴死之證,與風何相干哉。《醫經溯洄集》古人論中風者,言其證也,三先生論中風者,言其因也。知乎此,則中風之候可得而詳論矣。其所謂真、中風邪者,未必不由氣體虛弱,榮衛失調,然後感於外邪也。若非體虛所致,則西北二方風寒大盛之地,而、中風者比比皆是,何暇為他證哉。
其所謂因火、因氣、因濕者,亦未必絶無外邪侵侮而作也。若無外邪侵侮,、則因氣、因火、因濕,各自為他證,豈有歪僻、癱瘓、暴仆、暴喑之候乎。經曰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是也。豈、可以一中風之證,歧為二途哉。《醫學正傳》
脈候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 協助編修


廣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