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篷寤語》 - 1 / 10

中醫大典主要作為學術探討及中醫專業傳習之用。
一般讀者切勿隨意援用,凡有病痛,皆應前往醫療院所就醫投藥。


雲間李豫亨元薦著。
--------------------------------------------------------------------------------
《推篷寤語》序
醫不三世,不服其藥。又曰:九折肱方能為活人之術。醫學自前清季年,由不工商者廁身其間,荒落益不堪言。華洋交通,東西醫輸入,文秀之士始留心科學,本格致而旁及醫術。
搜古籍,研新術,雖他族有一日千里之勢,我岐黃家學亦群競發明,以與相抗衡。往往內症經他族告絶不理者,經我醫對症進方,立起沉痾。同社裘君吉生有搜刊醫書之舉,不佞於無錫孫君文修處見《推蓬寤語》一書,系前明松江李豫亨,字元薦所著,此書原版已毀。先生自幼性耽博覽,始從師好詩,輒學詩,見祈禱有驗,輒學祈禱。
嘉靖丙申從其父海樓憲副,收大溈寇,多集兵書,輒喜談兵,兼習韜鈐星遁射弩諸法。自楚歸吳,即捐夙好,專習舉業,游膠庠間有聲。時文衡山諸公以書畫鳴,輒學書,旁及古蹟名繪,善鑒賞。繼而有以養生說進者,輒喜談養生,搜輯玄家梵莢數百種,更及于醫卜星相,莫不窺其奧妙。
顧數奇迄不如志,隆慶庚午始捐舉業,以鴻臚謁選,自蘇赴京,舟行多暇,攄夙昔所知能表見者,匯為《推篷寤語》計九卷,內分測微原教本術還真訂疑毗政諸篇。該洽古今,貫穿百家,蘧蘧焉足起人意。末附以往來論學函牘一卷,共十卷,隆慶辛未秋梓行。不佞因原教本術二篇有關醫術摘抄以貢同仁,可見先生當日談醫之一斑。
何今之以醫名世者墨守一家言,《靈素》諸書既少涉獵,欲其旁通格致,學究天人,不益戛戛乎其難之哉。詎知百凡學術,不進即退,勢無中立。將來地軸遷移,空氣變換,寒溫帶冷熱長縮,有違舊序,萬匯在交氣之中呼吸醞釀,病日出而日多,則術亦宜日進而日精。現在西醫黴菌血清電氣療治諸法,較之古人已上一層,再經數十年精益求精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此亦進化之公理也。
先生不以醫名世,而能博學周知若此,吾儕在醫界適當學術競爭潮流,而不融洽中外之書,以拯斯人疾苦,讀先生遺篇當亦廢然自返矣。是為序。
中華民國七年十月下浣新安古黟王壽芝蘭遠序于江村游六軒
《推篷寤語》自敘
舟之亡所見者,篷蔽之;人之懵所知者,寐障之。舟匪篷,則丹崖碧流在望矣;人匪寐,則開戶發牖昭如矣。非心目不及也,物翳之也。物翳去,則心光目色朗然暢矣。
余夙慕古人奇節軼行,操鉛槧以干有司之知恆欲,稍稍施用於世,顧性拙命奇,迄不如志,馳逐而不知止久矣。夫余之寐也,歲庚午始捐舉子業,謁天曹選,將從游縉紳先生,以求通余寐焉。掛帆北征時,適春暮,每推篷坐舟次,縱觀淮徐齊魯之風物,仰瞻泰山之磅礴,北顧黃河之奔流,蓋天下之大觀幾得其半矣。乃喟然嘆曰:偉哉山川,天其假此以通余之賾賾耶。
夫六藝之囿至廣,道德之淵至深,其高達於無上,其卑入於無下,藏若江海,達若康莊,學者曠然而通,爽然而明,則內外之分弗淆,榮辱之情靡忒,即鍾彞竹帛猶且與吾性不相涉入也,況乎挈量進退于咫尺間哉。余自少迄茲,鑽研故紙,氾濫諸家,窮晝夜之力不廢,且濡染先公遺訓,諮諏先達名言,孜孜惟恐不逮者,歷念餘年矣。茲游也,乃因舟中之暇,攄夙昔所知解表見,古今嘉聞懿行可垂世則者,間附己意,形之楮素,累數百條,總若干卷。庶幾哉,啟昔之寐而為今之覺乎。
雖然昔人有言夢中說夢自以為寤矣,匆匆然與人言之不知其尚寐也。余之寤也,毋乃類此。其方夢也,不自知也。夢之真醒也,不自知也。
同餘夢者,亦不知也。惟先覺者知之。今學士大夫高明俊爽,暉映先後,其于道德閫奧,固有神悟而心解矣。余也幸觀泰山之祟高與黃河之縈帶,且仰觀天子宮闕之宏麗矣。
而非求如歐陽子之文章與韓文公之才抱,若蘇子所稱者以盡余之大觀,則又烏能自已也。因名曰《推篷寤語》,以俟當世之先覺君子。
時隆慶庚午四月既望雲間李豫亨元薦甫
原養生之教
聖人以天地為法象,明人身之安危。天地之氣一歲十二卦,一卦六爻,共七十二爻。半陰半陽,總候三百六十日,陰消陽長,暑往寒來。故十一月復卦,坤下陽生,井泉即溫。
至于正月三陽,陽氣平地,故雲內陽而外陰。及乎四月,六陽將盡,陰氣下生,則井底寒泉。至于七月,三陰平地,故日外陰而內陽也。天地之氣相去八萬四千里,日月周天,動經一歲。
人于天地,具體而微。心腎之氣相去僅八寸四分,元氣周流止於百刻,故以子為一陽生,午為一陰生,七十二爻半陰半陽,盈虧消息比之天地之氣特倏忽耳。善攝生者,吾之天地陰陽無愆,則榮衛周密而六淫無自入矣。
夫人應世之術非必盡廢諸事而後謂之攝養也。特消息否泰而行之藏之,量其才能而負之荷之。若才不逮而強思,力不勝而強,沉憂重恚,悲哀憔悴,喜樂過度,汲汲所欲,慼慼所患,談笑不節,興寢失時,輓弓引弩,沉醉嘔吐,飽食即臥,跳走喘乏,歡呼哭泣,皆為過傷。此古人所戒之節也。
況風前月下,竹徑花邊,俯仰傷懷,杯余疏散,或進退維谷而干祿,或沖煙冒癉以求榮,呼吸雜邪,停留寵辱,飲食異味,荏苒暴患,尤不可不知戒焉。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 協助編修


廣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