侶山堂類辯 - 1 / 25

中醫大典主要作為學術探討及中醫專業傳習之用。
一般讀者切勿隨意援用,凡有病痛,皆應前往醫療院所就醫投藥。


侶山堂類辯

屬性:
余家胥山之陰,峨嵋之麓,有石累焉紛出。余因其屹然立者,植之為峰;塊然枵者,根據之為岡;峭然削、洞然谷者,綴之為曲屈、為深窈。就其上築數椽,而南則、軒臨其山。客有訪餘者,望其蓊蔚陰秀,咸低徊留之,擬冷泉風況焉。
餘日坐臥軒中,幾三十年,凡所着述,悉于此中得之。去冬《素問》成,漸次問世,偶慨嘆曰:既闡聖緒,仍任習訛,譬比倒瀾,等同鷗泛,爰是錯綜盡藴,參伍考詳,隨類而辯起焉。雖然,惡乎辯哉!夫天下有理所同者,同無容辯,天下有理所異者,異亦無容辯。即天下有理之同,而勿為理之所異,理之異,而或為理之所同者,同中異,異中同,又無容辯。
惟是理之同矣,而同者竟若異;理之異矣,而異者竟勿同。同之不可為異,異之不可為同,又何容無辯?辯之而使後世知其同,即知其所以異矣;知其異,即知其所以同矣;知其同不為異,異不為同,即知其所以同、所以異矣。無事辯矣!若日予好,豈敢雲然!。


辯血
屬性:
經云:營氣之道,內谷為寶。谷入于胃,乃傳之肺,流溢于中,布散于外,精專者行于經隧。是血乃中焦之汁,流溢于中以為精,奉心化赤而為血。衝脈與少陰之大絡,起於腎上,循背裡,為經絡之海。
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至胸中而散,充膚熱肉,滲皮膚,生毫毛,男子上唇口而生髭鬚,女子月事以時下。此流溢于中之血,半隨沖任而行于經絡,半散于脈外而充于膚腠皮毛。臥則歸於肝臟,是以熱入血室,刺肝之期門。臥出而風吹之,則為血痹,此散于皮膚肌腠,故曰布散于外,乃肝臟所主之血也。
故婦人之生,有餘于氣,不足於血,以其月事,數脫于血也。時俗皆謂男子血不足,女子血有餘。此血或因表邪太盛,迫其妄行,以致吐衄者;有因肝火盛者,有因暴怒,肝氣逆而吐者,吐則必多,雖多不死,蓋有餘之散血也。又心下包絡之血亦多,此從沖任通於心包,為經絡之血者,乃少陰所主之血也。
如留積於心下,胸中必脹,所吐亦多,而或有成塊者,此因焦勞所致。治法宜引血歸經。若屢吐不止,或咳嗽而成勞怯,或傷腎臟之原,而後成虛脫,所謂下厥上竭,為難治也。其精專者,行于經隧,心主之血也。
中焦蒸水谷之津液,化而為血,獨行于經隧,以奉生身,莫貴于此。榮行脈中,如機緘之環轉,一絲不續,乃回則不轉,而穹壤判矣。是以有吐數口而卒死者,非有傷于血,乃神氣之不續也;有因咳嗽而夾痰帶血者,肺臟之血也;有因腹滿而便血、唾血者,此因脾傷而不能統攝其血也。學者先當審其血氣生始出入之源流,分別表裡受病之因證,或補或清,以各經所主之藥治之,未有不中于竅者矣。
近時以吐血多者,謂從胃出,以陽明為多血多氣耳!不知陽明之所謂多血多氣者,以血氣之生於陽明也,而太陽、太陰、厥陰,亦主多血,非獨陽明。試觀剖諸獸腹中,心下夾脊包絡中多血,肝內多血,心中有血,脾中有血,肺中有血,腎中有血,胃實未嘗有血,而可謂多乎?。


辯氣
屬性:
或曰:人秉陰陽水火而生,總屬一氣血耳!余觀《傷寒論》註疏,子以皮膚肌腠、五臟六腑,各有所主之氣,恐于陰陽之理相背歟!曰:子不明陰陽離合之道,合則為一,離則有三。太陽之氣,生於膀胱,而主于膚表。少陽之氣,生於腎臟,而通於肌腠,故《靈樞經》曰:三焦膀胱者,腠理毫毛其應。蓋太陽之氣主皮毛,三焦之氣充肌腠。
此太少之氣,由下焦之所生。若夫陽明之氣,乃水谷之悍氣,別走陽明,即行陽行陰之衛氣,由中焦之所生。此三陽之氣各有別也。三陰者,五臟之氣也。
肺氣主皮毛,脾氣主肌肉,心氣通血脈,肝氣主筋,腎氣主骨。此五臟之氣各有所主也。夫氣生於精,陽生於陰。胃腑主化生水谷之精,是以榮、衛二氣,生於陽明。
膀胱者,州都之官,精液藏焉,而太陽之氣,生於膀胱。腎為水臟,受五臟之精而藏之,故少陽之氣,發於腎臟。水谷入胃,津液各走其道,五臟主藏精者也。是三陰之氣,生於五臟之精,故欲養神氣者。
先當守其精焉。夫一陰一陽者,先天之道也;分而為三陰三陽者,後天之道也。子不明陰陽之離合,血氣之生始,是謂失道。客曰:三陰三陽,敬聞命矣,請言其合也。
曰:所謂合者,乃先天之一氣,上通於肺,合宗氣而司呼吸者也。夫有生之後,皆屬後天,故藉中焦水谷之精、以養先天之精氣,復藉先天之元氣,以化水谷之精微,中、下二焦,互相資益。故論先後天之精氣者,養生之道也;分三陰三陽者,治病之法也。如邪在皮膚,則傷太陽之氣,或有傷于肺;邪在肌腠,則傷少陽、陽明,或有傷于脾,邪中少陰,則有急下急溫之標本;邪中厥陰,則有或寒或熱之陰陽。
此在天之六氣,傷人之三陰三陽,猶恐其不能分理,而可以一氣論乎?若謂正氣虛者,補中、下二焦之元氣,以禦六淫之邪,則可。


辯兩腎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 協助編修


廣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